根深蒂固:白人至上和美国的反亚裔仇恨历史

原文: Shareen (链接: Deep Roots: White Supremacy and the History of Anti-Asian Hate in America)

根深蒂固的仇恨犯罪

亚特兰大最近发生的一个白人枪手实施的导致包括六名亚裔妇女在内的八名受害人死亡的仇恨犯罪引出最前沿的美国叙事:植根于白人至上主义的针对亚裔仇恨犯罪和反亚洲人情绪并非新鲜事。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在过去一年迅速增加。停止亚裔仇恨组织(Stop AAPI Hate)自去年3月以来记录了全美3800起亚裔仇恨事件。这个现象极端令人忧虑,尽管这些暴力的根源早为人知。

追踪亚裔仇恨历史根源

一个这样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885年的石泉大屠杀(Rock Springs Massacre)。当时在怀俄明州的石泉有331名中国和150名白人矿工一起工作。在一场争执后白人矿工回到中国矿工生活的地方。白人矿工枪杀了28名中国矿工并烧毁了价值15万元的财产。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尽管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实施的暴行,没有一个白人凶手被起诉。

这个时期没有公正和惩罚也在黑人社区引发混乱。事实上,在石泉大屠杀发生的同一年,共有74名黑人被吊死。同年发生的针对黑人和亚裔的仇恨暴力不是巧合,而是植根于同一个原因:白人至上主义。

仇恨并没停止,没有在1885停止,没有停止在石泉。1871年,在洛杉矶唐人街发生的对华人的的暴动导致18名华人被吊死或枪杀。尽管当时有呼声对参与暴动的人予以起诉,但却无法将暴动参与者和具体死者联系起来。事后华人社区被恐惧笼罩,但因为对亚洲劳动力的需求仍然使得这个区域继续扩大。

反亚洲和反移民立法:制度化白人至上

在当时,国会通过的反移民立法恰恰发生在美国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移民的时候。其中一个反移民立法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加上1885和1887年的外国合同劳动力法(Alien Contract Labor laws)。这些法案阻止了从中国和亚洲其他地方的劳动力。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署(United States Citizens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回顾了那个声称阻止"白痴、疯子、罪犯所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的人"的1882移民法(Immigration Act of 1882)。从立法所用的语言可以清楚地看出亚洲人被等同于罪犯和郊区的亚人类异端。

这就是白人至上主义。

进入20世纪,这种语言和立法继续向白人至上主义靠拢,进一步将移民去人性化,尤其是对亚裔移民。1917年,禁止区法(Barred Zone Act),也称为1917移民法(Immigration Act of 1917),是对亚裔移民使用的最严厉的语言,禁止亚太地区移民进入美国。不久后,另一个立法通过,1924移民法(Immigration Act of 1924),也称为国家来源行动和约翰逊里德法案(National Origins Act and Johnson-Reed Act)。 这个具体立法给某些国家被允许进入美国的移民设置限额,大约2-3%。这是又一个试图针对亚洲移民的努力。

这是白人至上主义。

随着反移民和反亚裔立法,仇恨犯罪在继续。1930年代,在加州的Watsonville白人恐吓菲裔社区。历史记录了菲律宾裔被殴打、抢劫,被逐出他们的家园。一个叫Fermin Tobera的菲裔被杀。和以前类似仇恨犯罪情况下没有正义的情形,几百个暴动的人只有八个人被定罪。

这是白人至上主义。

两次世界大战至今 

反亚裔和反移民立法成功地被执行,进一步加强了白人至上主义,法律上的种族主义和吉姆·克劳法(de jure segregation and Jim Crow laws)也加强了反黑人主义。很清楚对有色人种的压迫虽然各有根源,但压迫者和压迫的机制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白人至上主义。

反亚裔和反移民情绪没有随着20世纪的推进而消失。两次世界大战进一步扩大了移民及亚洲人和美国政府之间的争论。世界大战时代标志事件是日裔集中营,那里关押了112000日裔美国人,他们被关押在远离其他社区的荒凉中心。

我们今天依然看到急剧增加的反亚裔仇恨犯罪,清楚地显示反亚裔仇恨没有随世界大战的结束而消失。亚特兰大的八名受害者中六人是亚裔妇女,被贴上诸如移民和性工作者的边缘化标签。当警察回答要求公正的诉求时,他们居然回答事情的发生是因为有“性癖”的恐怖分子有个“倒霉的一天”时,这引发了众怒。

纵观以上历史现实,我确认没有“倒霉一天”或“性癖好”可以模糊这场针对人道的攻击事件背后的真实动机。这些动机如此深深地植根于白人至上主义而且互相联系,因此解决之道也必须是团结、刑责和透明化。

白人至上主义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扎根,但是如果我们希望一起在一个安全的社区里共同繁荣,已经发生的暴力的严重性必须由相对应的司法公正相匹配。另外,即便没有一个解决办法可以补偿白人至上主义给亚裔和有色人种社区带来的伤害,应该采取必要步骤为保护亚裔人士提供支持。

关于作者:

Hi Folks! My name is Shareen, and I am a senior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majoring in Public Policy and Political Science with a minor in Spanish. Recently, I have also been revisioning new ways to organize and create solutions by consulting for a local nonprofit, NCCASA, that does violence prevention work in the community. So, creating community solutions are a large part of why I am super excited to be a part of Novel Hand's team in order to think and write about people and policy-oriented solutions related to Racial Justice, Equity, Refugees & Immigration, Education, and Health. Aside from being a busy student + thinker, I am a lover of music, traveling, art, cooking, sleeping, and human connection. My biggest soft spots are for my German Shepard, Ramses, my Tabby Cat, Rajah, and, my numerous (not-so-baby-anymore) houseplants. If you saw them, you'd have soft spots for them too!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一个新春祝福引发的惊天血案

更新3:Virginia Beach市77岁华人老人走失三天依然没有音讯 搜救进入关键时刻

请帮助为保护亚裔妇女被打成脑震荡的美国英雄:Brant Carnwath(更新:事实待确认)

警方澄清Brant Carnwath见义勇为的故事失实 请已经捐款的朋友在20号之前要求退还

亚特兰大枪击案标志对亚裔仇恨攻击升级 仇华情绪必然转化为对美国华人的攻击

2020华人挺川运动报告(2/5): 法轮功是如何成为挺川明星的?

2020华人挺川运动报告(5/5): 华一代背不动的锅

2020华人挺川运动报告(1/5): 民运的挺川逻辑

关于反亚裔仇恨犯罪:谁是我们真正的敌人